我马上就回绝了

2017-04-08 07:24

<<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>>

记:1995年回国家队当教练,很多人都劝你,功成名就了,海外生活也稳定了,何苦回来再经受这样的压力?你当时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?责任感吗?

郎:两年没动了,伤病又比较重,不是每一场都能出席,球输了,老板那个脸就不对了。那种压力啊,人家付给我那么高的工资,我不给人家打好球,心里好像欠人家什么似的。

记:1989年到意大利的俱乐部打球,那可能是在你的职业生涯中,第一次为了钱去打球,跟过去的心态有什么微妙的不同?

郎:当时中国女排在世界大赛中,成绩不太理想,所以1994年底,主任找我谈话,问能不能回来执教,1996年就要奥运会了。我马上就回绝了,因为女儿太小,才两岁,而且我从没在这么困难时挑一个队起来,中国女排又是大家关注的球队,万一挑不好,这个责任我负不起。到了1995年初,还是希望我回去,老教练都出马了,希望我出来。商量来商量去,就回来了。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